lantis festival

介里烦烦蠢萌蠢萌的制章少女一只~
日常各种打滚卖萌求亲亲抱抱举高高~
经常不务正业/笑cry
无cp随意撩

【全职高手乙女向】【黄少天】夜雨入梦(起)——命运伊始

#有(而且不止一位)原创女主的设定所以还请避雷#
#ooc,非常ooc而且文笔极菜……甚至还有些玛丽苏#
#如果来得及把起承转合全更完应该可以算是黄少生贺文(来不及的话就只能把番外(番外是一辆车XD)当成生贺文吧)#
#西幻大陆设定(对我超爱这个设定!)所以人设都是按照帐号卡设定的#
#有参考原作,如果和哪篇文有相似纯属巧合,这篇文只是突发奇想的脑洞#
#文中的洛璃是自家女儿,cp是黄少天;江伊然是阿染 @恰似故人来 提供的女儿人设,cp是喻文州;恶魔是寄北 @黎明钟声 提供的,名字和cp之后会公布(搞事的微笑.jpg)#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再往下翻吧QwQ

————————一条奇奇怪怪的分割线————————

  必须在被抓到之前带着这些材料回到族地……洛璃心中只剩下这样一个想法。精灵族的结界越来越薄了,她作为守护者的后代自然是担起了修补结界的重任。人类的贪婪就像是个无底洞,在数千年前的那场屠杀中人类将精灵族生生逼入绝境,最后精灵们躲入森林中,布下重重结界才得以生存下去。只是……如今不知道人类从哪里获得了有关精灵族的消息,一时间,这个本该只存在于史书中的种族再一次出现在了人类的面前。洛璃在寻找稀有材料的途中不慎暴露了身份,于是,荣耀大陆上掀起了一股寻找精灵族的热潮,她也只得一路躲躲藏藏,艰难的向族地前行。

  然而,事与愿违。已走到森林附近的洛璃才刚展开翅膀,却被一群人类发现了。这让她飞向森林深处的路径不得不转换了方向——要是暴露了族地的位置,害的更多精灵被人类发现,情况只会变得更糟。洛璃一边躲避着人类的攻击,一边想着对策企图甩掉这些追兵,躲避着无休无止的攻击。体力逐渐被消耗,飞行的速度也越来越慢。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们,洛璃绝望的把所有力量集中在了翅膀上,做着几乎是无用功的挣扎。一道黑色的光芒闪过,从天而降的六星光牢仿佛宣告着洛璃的无路可退。彻底完了……浑身仅剩的力量像是被抽干一般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洛璃看着光牢外的人类,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诶我说你们高兴什么呀,那么多人欺负一个精灵,你们也好意思的吗?正好现在这个精灵在我队长的六星光牢里就是我们的了,所以要这个精灵的话先过我这关啊!”清澈的嗓音和轻甲摩擦的声音一同,先于那个金发青年出现在自己的意识之中。有人才看到来人便嗤笑起来:“不就是一个小破剑客吗!有什么好嚣张的?还有这六星光牢可是我们这的人放的,还你队长?让他先出来再说吧!”“你说这个六星光牢是你们的人丢的,那也总能收回去的啊,那你们为什么还在这里盯着这个精灵看?”金发青年的声音里隐隐带上了一丝不悦,右手也搭在了腰间的剑柄上,利剑出鞘就是一记拔刀斩,凌厉的攻击招式就甩向了那些人,嘴里还仍然在念着:“你们乱评价本剑圣也就算了但居然还说我队长不好,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诶,真的是现在的渣渣都那么狂了吗还好我和队长都算是脾气挺好的了不然这么长时间下来还不得被气死啊……兄弟别跑啊我还没玩够呢!”“靠,吵死了,谁要和你打啊,这次就当是让你捡个便宜了!”那几个法师见自己不敌,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剑客的对手,撂下一句狠话就离开了。剑客似乎还想追上去战个痛快,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少天,别忘了正事。”洛璃呆呆地在六星光牢中看着缓步走来的术士仅仅是手杖一挥,就把那个令人束手无策的六星光牢轻松破解,甚至忘了要继续逃跑。剑客看着呆愣的洛璃,直直的走过去,蹲下,向洛璃伸出手:“你没事吧……自从队长丢了那个六星光牢开始就一直这样,是不是个傻的精灵啊……”洛璃想站起来,却因脱力又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眼底仍然带着明显的戒备。“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视英俊潇洒的本剑圣呢,亏我还想扶你一下的来着,你这样本剑圣可是会很伤心的……”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扶起了洛璃,看到了那双有些残损的翅膀:“靠那群人还真下得去手的吗!那么多人追着一个精灵!这还有没有理了!”“你们……是谁?”洛璃终于找到了可以说一句话的空档,她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自己哪句话惹怒了面前的两人。“什么你居然不知道本剑圣和队长吗?算了算了,我给你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黄少天,如你所见是个剑客,这是我队长喻文州,我和你说队长他可厉害了……”

  “队长!黄少!你们等等我们啊!”有人在远处高喊着,名为黄少天的剑客闻言,对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喊了句:“叫景熙赶紧过来啊!这里有他的事!”黄少天扶着体力不支的洛璃,“我朋友们过来了,我们都是蓝雨来的,蓝雨你知道吧,五大主城之一呢!诶说起来我们蓝雨……”“压力山大……什么事能让黄少说要帮忙啊……”在黄少天讲话的时间里,蓝雨的众人也赶到了现场。“精灵族!还是个妹子!黄少你对这精灵干了什么啊……”“徐景熙!你在想什么!本剑圣是那种人吗!我不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被称为徐景熙的守护天使在黄少天的催促下举起十字架给洛璃放了个治愈术。“队长!我想让这个姐姐到蓝雨来!”一个小个子剑客背着与身形不相符的巨大重剑,拉着喻文州的袍角央求着。“小卢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和那帮老不死的学些什么啊!”“长老们说黄少你还没媳妇!师爷前一阵子回来也这么说了!”“卢瀚文你给我站住!这话谁教你的!说的好像你有媳妇了一样!小卢你听着你可是我们蓝雨未来啊!你这样让我很慌啊让我觉得蓝雨要完怎么办……”黄少天放开洛璃,转身追着小剑客卢瀚文就是一通跳脚。

  看着眼前吵闹却和谐的一幕,洛璃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到终于笑起来的精灵,蓝雨众人也都愣了一下。黄少天看到洛璃总算是没有之前那般戒备了,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了一句:“我是不是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洛璃。”洛璃的声音带着未散尽的笑意,“刚刚……谢谢你们了。”“不客气,我们也只是顺手帮忙罢了。其实……我们也是有事要求助与你。”黑袍的术士笑吟吟的看着洛璃,“我们想找生命泉水,有你给我们带路的话,我想,应该会方便很多。”喻文州不愧是队长,在他说话时,黄少天都难得的安静了下来。“生命泉水?你们要那个干什么?”洛璃微微皱了皱眉,要找生命泉水对于她一个精灵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世人皆知生命泉水能治好一切无论多严重的伤病,魔道学者们也有不少用它来炼制魔药的,但对于人类,其功效也仅止于此。但对于恶魔们来说,有精灵族加持的生命泉水里包含的巨大生命力量足以让他们退避三舍。在精灵族早已被记载为“灭绝”的现在,生命泉水的这一作用也逐渐被驱魔师们取代。

  “生命泉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召唤师李远叹了口气,“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它会不会有用,但是也只能尝试一下……”“我明白了,我带你们过去吧。事先说明一下吧,生命泉水对于昏迷状态的人没有任何用处。”气氛变得压抑起来,洛璃垂眸,“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在灵魂还停留着的情况下,我应该能出一份力。”精灵族有一条不成文的族规,若是接受了别人的帮助,就要相对的进行同等及以上的回报。“真的吗?”希望再次在众人眼中被点燃。“嗯,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来精灵族地小住几日,我把族里的一些事处理完就随你们过去吧。”空气中并没有恶意或是杀意的波动,洛璃也将这些人划在了“值得相信”的分类里。眼下结界的修复才是首要任务,她可不想为了一个人搭上一整个种族。回到精灵族地,洛璃为众人安排好住处,就匆匆赶去结界的边界处查看情况。

  “都变成这样了还能撑着也真是辛苦你了……”洛璃左手抚摸着结界上的裂痕,右手拔出腰间的小刀,在自己左手掌心划了一刀。泛着金光的精灵族血液顺着裂痕流下去,洛璃收好小刀,在手中凝聚出自己的法杖,念出晦涩的古咒语,银白的光芒在法杖尖端跃动着,汇聚于结界上,于是,结界又变得崭新如初。

  洛璃脸色有些苍白,手掌上的伤口还在冒着血珠,她也没有在意,破损最严重的部分已经修复好了,接下来的修复用从稀有材料中提取的魔力足矣。洛璃转身准备前往下一处需要修复的结界, 却望进了一双带着些心疼的金色双眸:“黄少天你怎么在这?”黄少天这时已经换下了盔甲,白色宽松的衬衣下锁骨隐约可见。他骨节分明而带有薄茧的手轻轻的拉起洛璃的左手,声音明显带上了一丝微颤的不满:“你的手那么好看,不应该有伤口的……”他顿了顿,“在我刚刚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那么小只,你才是应该被保护的那个,现在倒是你一直在保护别人,甚至伤到了自己……”洛璃想要收回手,然而尝试无果,只得放弃:“我的任务就是保护好我的族人和我的朋友们,这是我的力量所决定的,与我的长相无关。”“……你脸色不太好,我带你去找徐景熙。”黄少天罕见的沉默了下来,有些强硬的拉住洛璃。“我没事的。”洛璃的声音仍然有些虚弱,但相较于刚刚的面色苍白显然已经好了一些,“你看,我这不是还能飞起来的嘛?”背后被隐藏的翅膀显现,洛璃扑着翅膀有些摇晃地飞起,还是因没有力气而掉了下来。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黄少天温暖的怀抱稳稳的接住了洛璃。“刚想说让你不要逞强你就已经飞起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来着,还好接住你啦,走吧,先治疗好才能继续忙活吧?”声音恢复了往常的平稳清澈,洛璃红着脸点点头,轻声道:“放我下来吧,这点小伤的话可以我自己也能处理好的。”“不放,要是你一会没把自己治好又逞强呢!我先等你把伤口处理好再说!”黄少天摇着头,眼中有些许的心疼和委屈。洛璃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啦,我自己也会走的,我把剩下的结界修好就会去治疗的啦。”“那……拉勾约定!可别再逞强了啊!”轻轻的放下洛璃,黄少天牵起了她未受伤的右手,小拇指与精灵柔软的手指互相勾住,然后不顾洛璃劝阻,一路念叨着跟在了她身后。

  洛璃内心一颤,两次。她默数着,自己两次最狼狈的时候,都是身后的这个剑客在关心着她。平时在精灵族内,精灵们也都敬畏她传承的守护者的身份,族里的掌权者们也常因她并无太强的攻击力而并不看好洛璃——守护者在他们看来并没有那些有高战斗力的来的重要。如今却有一个人类想要保护自己,说不感动绝对是假的。洛璃微笑着倾听着黄少天一路上的闲聊,有些自己感兴趣的或是有所了解的还会说上几句——于是黄少天和洛璃找到了共同话题,一路上两个人一起走倒也是热闹了许多。

  修复结界其实并没有用多久,蓝雨众人也看得出洛璃的思虑,虽有心急,但也没催促,毕竟徐景熙布下的圣盾术和几位驻守的伙伴他们也都是相信的。黄少天执意想在一切结束之后休整一天再离开,照他的话来说就是:“洛璃忙得那么辛苦,直接离开那不是会很累啊,再说我们也不急嘛多休息一天也不是事。”洛璃摇了摇头,带领着众人前往传送阵。

  在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协助下,洛璃确认了传送的目的地。传送阵开启,众人回过神来就看到了自己已经出现在了蓝雨城外。精灵族竟有这么精准的传送阵……蓝雨众人突然庆幸自己和这个精灵并非敌人。洛璃倒是习惯了这个传送阵,但对蓝雨的不熟悉还是让她两眼一抹黑。“接下来就麻烦你们带路啦……”洛璃尴尬地笑笑,跟着进了蓝雨城。

  蓝雨城的城堡非常大,圆形正厅入目是装饰精美的楼梯和屋顶上垂下的精美的水晶吊灯,正对着的水蓝色的墙壁上画有蓝雨城的城徽。一个黑色的身影带着一丝水汽从楼梯上小跑下来:“文州州!你回来啦!”“嗯,伊然,我回来了。”喻文州张开双臂接住跑下来的伊然,轻抚着少女柔顺的长发,向洛璃作了介绍,“江伊然,我的爱人,是人鱼族的。”“文州州你别这么说……超尴尬的嘛……”江伊然这么说着,脸上却满是甜蜜的笑意,她熟知喻文州不会把自己的身份轻易透露给别的人类,“妹子你喊我伊然就好啦!”“我叫洛璃,精灵族的。”洛璃笑了笑,也做了自我介绍,对方是和精灵族关系不错的人鱼族,洛璃便也没有把自己的身份藏着掖着。

  “好啦,正事要紧,宋晓现在人在哪里?”洛璃收起笑容,边走边询问伊然状况,“他有过要醒来的迹象吗?”“没有,就算是‘苏生’好像也没有办法。”伊然有些无奈,“苏生”是人鱼族唤醒沉睡之人的一首曲子,可她的歌声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用,宋晓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洛璃陷入了沉思,忽的感觉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她转头,看到黄少天用口型告诉自己“没事的”,随后是这几天已是十分熟悉的清脆声音:“一个个那么丧气做什么做什么?我们蓝雨的人哪个不是求生欲超强的?宋晓肯定没事,要是他是不想醒的话我呆他边上说上一天看他起来不起来。”

  不觉间走到了宋晓的房间,洛璃推开门,感受着空气中的波动。剑客和弹药专家的力量波动,召唤师和守护天使的魔力,人鱼周身的水元素,还有来自术士的黑暗魔力……等等,黑暗力量!洛璃居然想到什么似的,看着喻文州的神情极其严肃:“喻队,我想麻烦你稍微回避一下,这件事情可能要比想象中麻烦的多。你的暗属性魔力会有一部分影响,所以……”话没说完,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千年前的那场战争,在精灵族和人鱼族退出之后,人类几乎是被恶魔族屠杀的,恶魔附于人类身上,被附身的人,无不成了恶魔族让人类自相残杀的工具。最后是龙族出面,以深渊分界线,才制止了恶魔族的行为……”“你是说,宋晓可能被恶魔族附身了?”喻文州也严肃了起来。“应该不是附身,但有可能是被锁定了。”洛璃有些不确定,刚刚的波动是十分明显的两段,在感受到她的探查时,第二段黑暗力量的波动频率在逐渐向喻文州的靠拢——怎么想都觉得不会对。

  喻文州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也没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屋子。再次探查波动,洛璃径直走向昏迷的宋晓,将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方。念出远古的咒语,浅金的翅膀缓缓在背后显现,手中凝聚出白色的光球,符文缠绕在光球上,逐渐消隐。随着最后一个符文融入光球,光球发出耀眼的光芒,一闪即逝。一丝黑雾从宋晓额头飘出,聚成一团。洛璃召唤出法杖,困住那团黑雾,李远的欢呼声传来:“宋晓!你醒了!担心死我了!”黄少天和卢瀚文也在一边念叨着,郑轩徐景熙两人打开窗户给宋晓的屋子通风透气,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洛璃看着黑雾,刚想试着消除或者净化它,一道破空声传来,黑雾抖了一下,发出一丝微不可闻的哀嚎,消散在了空气中。猛地转头看向窗外,一个黑发的恶魔正张开翅膀,手中的火枪枪口仍散发着青烟。恶魔和洛璃对上眼神的瞬间,俏皮地眨了眨眼,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转身飞走了。敏锐如黄少天当然也注意到了异常,刚想追上去,洛璃伸手拦住了:“不必追上去,这个恶魔对我们没有恶意。”

—TBC—

————————奇奇怪怪的分割线二号————————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啦w
大家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八百一十线写手希望看到小红心和小蓝手qwq
也欢迎大家戳企鹅2680224468来扩列讨论后续剧情或者开脑洞啊!
爱你们!
(PS:要是有看不懂希望发具体设定的话可以在评论区里留言,我会发一份可公布部分的设定的,那份设定会随着剧情更新,毕竟不能一下子全剧透完嘛XD)

评论

热度(14)